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G徽生活 >即使「议会民主」已经输出到全世界,但英国人却未必相信这个体制 >正文

即使「议会民主」已经输出到全世界,但英国人却未必相信这个体制

分类:G徽生活 编辑: 时间:2020-06-22 点击:175次

即使「议会民主」已经输出到全世界,但英国人却未必相信这个体制

国会这主题乍看之下跟生活没有太大关联,但近年来世界各地的风起云涌,大概充分说明了政治即生活,生活即政治的道理,无所遁逃。第一次接触英国国会是为了接待台湾客人,国会中有各式各样古老的仪式与传统:比方说开议时要检查地窖有没有火药;女王使者要敲三下众议院大门,众议院议员要相应不理;议院内执政党与反对党的距离是两支西洋剑,不管谁发言都不能越界,避免械斗致死;进入议院议员不握手,因为握手的目的其实是为了检查对方身上有没有藏摺凳,为了相信对方人格所以不握手。进入国会参观时导览都会一一解说,除了有趣之外,大概也能感受到这个制度的源流与历史,并不是一开始就长成现在这样的。

政治剧《本院》(This House)中有句很逗趣的台词:「议会民主大概是少数英国出口,尚未被退货的产品。」之前研读民主发展理论,硬啃了李普哈特(Arend Lijphart)的专书《民主类型》,也是把「西敏寺模式」放在第一章。当然,源远流长不代表运作没出过问题。《本院》的主题就是悬峙国会,讲的是七○年代的工党政府,由于议员人数相当,所以要维持政权成了首要之务,每次投票都得甲级动员,把喝醉的、生病的、出差的,通通抓来投票,唯一目的就是把五年任期撑完,否则不信任投票一过就得解散国会重选。整齣戏的基调很轻鬆,但其实还是回到了正当性的探讨:当一个政权渐渐失去正当性时,其运作就只能极力维持组织生存,而无暇他顾了。

前阵子看的另一齣戏叫做《鸭屋》(Duck House),则完全是恶搞之作,讲的是二○○九年英国议员的报帐丑闻,什幺鸡毛蒜皮的东西都可以拿来报帐。笑闹过后,也不禁让人怀疑,这制度真的有比其他制度好吗?为什幺总是在发生这些乌烟瘴气的鸟事?曾有个脱口秀艺人说:「英国政治人物的养成历程就像一年一度的泰晤士河慈善游泳赛,从牛津游到伦敦,只要吃了够多的屎,最后就可以到达西敏寺。」另一位喜剧演员罗素.布兰德(Russell Brand)也在最近受访时,说他从不投票,因为他根本不信任这个体制。

面对这些质疑与迷惑,我从不觉得会有个简单的答案,或有谁可以清楚地「用文明说服我」。但可以确定的是,议会民主其实对于每个人的要求都很高:会选出什幺样的人也是因为有什幺样的选民;对公共议题不关心,那就等着被吃得死死的;只想顾及自己的利益,那别人就不会客气争取也是他自己的权益。然而,想要活得像个人,本来不也是件很辛苦的事吗?有选择本来就是件很奢侈,需要被维护的价值。这幺说来,这些瑕疵似乎也就不是那幺难以忍受,只是需要恆常的监督与修正吧!

相关文章:

申博太阳城_申博亚洲网站|推出生活服务信息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上下娱乐官方正版下载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亚慱体育官方